红色基因传承
小李家村:邓小平度过紧张的38个日夜


图为中共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小李家

  1948年11月至12月,在淮海战役第二阶段中,人民解放军中原野战军主力与华东野战军一部对国民党军发起一次大规模攻坚战——双堆集战役。此战,我方在武器装备远逊于敌方的情况下,最终,人民解放军消灭国民党军10万余人,并活捉国民党第十二兵团司令长官黄维。此战最重要的指挥部之一,就设在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韩村镇小李家村(今淮海村)。在这里,邓小平度过了紧张的38个日夜。

  10月30日,本报特派采访组来到韩村镇淮海村——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小李家村,走访了当地党史工作者与亲历者,了解邓小平指挥双堆集战役的故事。

  歼击黄维为上策

  “邓小平和刘伯承指挥中野等在双堆集歼灭黄维兵团,是淮海战役承先启后的关键,是邓小平等争先走出的一步有惊无险的好棋。”濉溪县党史研究室编研室主任曾和平说,1948年11月16日,中央军委决定:“由刘、陈、邓、粟、谭五同志组成一个总前委,小平同志为总前委书记”。

  总前委成立后考虑的第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第二阶段战役目标如何选择。当时,对敌作战目标有三个,一是徐州的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二是蚌埠、固镇的李延年、刘汝明2个兵团,三是宿县以西的黄维兵团。

  毛泽东对徐州之敌最为关注,他主张在北线分割、围歼该敌,南线打包括黄维在内的3个兵团,并作了具体部署。粟裕等赞同毛泽东的意见,表示华野已经部署好,将集中全部兵力在北线打徐州之敌,并提出中野对付南线之敌。

  邓小平和刘伯承、陈毅认为,以中野、华野两个野战军实力,同时在南北两线进行两个大的歼灭战力所不及。所以,刘、陈、邓向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提出:如黄维出永城和宿县,我集中8个纵队,歼击黄维为上策。

  毛泽东等认真考虑了总前委意见,改变了原来在北线打或南北线同时打的设想,把第二阶段作战目标选在南线由蚌埠东进的黄维兵团。

  11月22日,由于黄伯韬兵团被歼,李延年兵团在蚌埠畏惧不前,而黄维在蒋介石封锁消息并再三催促下,继续冒进。邓小平和刘、陈经仔细研究,决定抓住战机,首先歼灭黄维兵团。这样,经毛泽东同意以后,以中野为主,由华野配合,首歼南线黄维兵团的战役方针确立了。

  “刘、陈、邓确定并坚持由中野为主围歼黄维,实际上是‘啃骨头’。”曾和平说,用刘、邓自己话形容叫“瘦狗屙硬屎”。从敌人方面讲,黄维兵团是蒋介石嫡系精锐部队,共12万人,号称“攻如猛虎,守如泰山,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相比之下,中野兵员不足,装备差,而且弹药不足。刘、陈、邓都意识到,这是一场恶仗、一场硬仗。

  为取得战争的胜利,邓小平在各纵队首长会议上告诉大家,就是要有“烧铺草”的决心,就是要拿出“倾家荡产”的气魄。他说:“这一仗中野拼光了也值得!”

  邓小平来到小李家村

  打黄维的决心已定。11月23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率总前委指挥部从临涣集来到小李家村,直至12月17日离开到萧县蔡洼村与粟裕会合。在小李家村,邓小平度过了紧张的38个日夜。

  曾和平说,刘、陈、邓的总前委指挥部先设在临涣集,由于国民党的飞机经常侦查、轰炸,临涣集是一个大集镇,目标太大,而小李家村是个仅有三四十户人家的普通小村庄,总前委驻在这里,是敌人意料不到的。

  刘伯承、陈毅来、邓小平到小李家村后,总前委指挥部就设在村民李光者家。

  30日上午,我们在小李家村见到李光者的儿子李华松。“父亲已去世多年,在父亲去世前,曾多次向我说起邓小平、刘伯承、陈毅在小李家村发生的一些故事。”今年65岁的李华松说,邓小平来他家时,他才几个月大。

  “1948年11月23日上午8时许,后勤参谋长张升华来到小李家,在我家门口看了看,认为我家有22间房屋,成分(富农)较高,不适合作指挥部。”李华松说,当时,父亲便从屋里拿出一本书《论持久战》,张参谋长便立即抓住父亲的手说:“这真是自己人,总前委指挥部就设在你家。你今天晚上先睡一会儿,晚上首长一定来。”当晚10时许,大部队来到了小李家村,村里家家都住了解放军。刘伯承、陈毅、邓小平来到了李光者家,将他家的堂屋作为作战室,墙壁四周挂上了大大小小的军用地图。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则住在村里的一个偏僻的小院子里,里外套间。刘伯承年纪大,陈毅、邓小平把他安排在里屋,他们两个则住在外屋。

  “来到小李家后,邓小平、刘伯承经常组织开会,研究作战计划。”李华松说,父亲将长桌、大方桌、灯、木凳等送给首长们使用。看见他们经常开会到深夜,没有休息的地方,父亲又把一张大床搬到总前委指挥部东头一间屋内,作首长临时休息所用。

  小李家村民的回忆

  在小李家村期间,我们还遇到了一位曾见过邓小平的89岁老人李光增,他与李华松讲述了邓小平在小李家村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李华松说,父亲曾告诉他,邓小平喜欢小孩,经常抱他,有一次,邓小平正抱他的时候,他还尿湿了邓小平的衣服。父亲向邓小平表示对不起,请他赶快换一件衣服。邓小平却笑着说“不冷!不冷!”

  “邓小平真不怕冷!”李华松说,邓小平在大冬天还洗冷水澡。“天那么冷,我们捂在被窝里,门都不敢出,邓小平竟敢冲凉水。警卫员从井里打来一桶水,站在凳子上给他冲,他就喜欢冲凉水。”

  随行的淮北市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任启仲说:“邓小平爱洗冷水澡的事,在电影《大决战》中也有所反映。”

  李华松还说,在围歼黄维兵团的战斗中,军情急,战事紧,电话铃声通宵不断,电报战报雪片般飞来。邓小平天天守在作战室,每天都要到深夜,甚至到下半夜,等待着前线的战报。有时等得实在焦心,便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扑克牌,独自一人玩牌,直到当天的战事没有大的变化后,他才回住处休息。

  晚上,为了在住宿的地方接电话而又不影响刘伯承、陈毅休息,邓小平让人把电话线拉得长长的,一有电话,他总是披上衣服,走到院子里去接。

  除此之外,邓小平在小李家时,每天傍晚都要离开指挥部散步,从李华松家到西头的小土地庙门口约200米距离,他就在这一带散步。

  “我就在李华松家门口遇到过他。”李光增回忆,他那天正好从李华松家门口经过,邓小平便主动向他打招呼:“小兄弟啊!苦日子快熬到头了,以后大家都会有好日子过!”

  事情已过去60多年了,邓小平在小李家的故事仍广为流传。小李家已被安徽省政府于1980年批准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小李家村也更名为淮海村,来此接受红色革命教育的各地游客络绎不绝

转载自:广安日报

相关资讯

QQ客服 QQ客服